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国土局局长的家事】【作者:叶小天(dasegou)】【1~21章 全】
【国土局局长的家事】【作者:叶小天(dasegou)】【1~21章 全】
《国土局局长的家事》作者:叶小天(dasegou)
  章节目录:

  第一章   淫娃李曼初次登场 局长家事峰回路转
  第二章   婚礼与绿帽
  第三章   俏高璐失身小帅哥
  第四章   超熟淫妇暗渡陈仓
  第五章   公公儿媳白日宣淫
  第六章   少妇再续一 夜情 人妻胁迫呼之欲出
  第七章   超熟淫妇欲火烧向亲生子 心系娇妻无奈被母逼奸
  第八章   无良警察败类 悍然奸淫良家女
  第九章   张伟将变态进行到底 淫窥娇妻李曼放尿
  第十章   阿伟才出淫窝又入骚穴 灵肉大战火爆升级
  第十一章  强x大戏弄假成真 扒灰被抓情何以堪
  第十二章  荡妇秦岚淫中还遇淫中手 阿伟沦为女王胯下棋子
  第十三章  李曼公然乱伦 父子反目成仇
  第十四章  母子乱伦升级 张伟旧情不忘
  第十五章  张家家破人亡 高璐连遭恶魔
  第十六章  高璐徘徊阴影 局长继续滥交
  第十七章  爱琴海畔的唯美救赎
  第十八章  私生父子擦肩而过 狂妄刘刚自投罗网
  第十九章  两代情仇终摊牌 人渣被废风雨夜
  第二十章  恩怨情仇终落幕
  第二十一章 尾声


  ***    ***    ***    ***   *** ***    ***    ***

  第一集 淫娃李曼初次登场 局长家事峰回路转

  国土资源局最近很乱,中秋奖金一直发不下来。为什幺?没人敢请局长签字。局长最近脾气很大,为一点小工作环节的问都要大发雷霆。上次财务把奖金报表递给他,他沉着脸放下了。后来也没人敢问他。这种奖金本来就是可发可不发的,要是真的拖到过节之后,那就彻底没戏了!

  财务科长被大家催促得头疼,最后只好央求局长办公室的王敏出山。这个王敏是刚进来大学生,谁都知道她是局长的禁脔,有她去撒撒娇,也许是唯一办法。科长把这话跟王敏一商量,王敏很爽快就答应了。原来她平时就知道大家看不起她,现在大家有求于她,她倒是很得意。

  不料,几分钟后,王敏灰头土脸地出来了。想到自己为了他,什幺下贱的事情都做了,现在却在同事面前丢人,她不禁抽泣起来。财务科长老大没趣地安慰她几句,心想,这到底是怎幺回事?要知道,平时这王敏小美人可是对局长可以耳提面命的啊。

  大家哪里知道,张大力局长最近烦心的是家事。原来他那个没出息的儿子最近听说认识了一个列车员,鬼迷心窍,居然要抛家弃子。而且那女人也是个有夫之妇!张大力觉得这事不但对孙子不利,对自己的脸面也是抹黑。可任凭他怎幺做儿子工作都无用。最后张大力只能请一个老部下采用非常手段:派一个公安去恐吓这个女人,谁知那女人也是软硬不吃,说婚恋自由。

  就在国土局这些担心错过奖金的公务员们坐立不安时,电梯门开了,随着响亮的高跟鞋声音,一个戴着墨镜的风韵少妇走了进来。几个男人顿时睁大了眼睛——这个少妇穿着高弹力超短紧身连衣裙,一双丰满滚圆的大腿又长又白,胸前一对巨乳更是露出一大半,在领口里摇晃。

  「请问,局长办公室在哪边?」少妇娇滴滴地问一个正盯着她胸部不放的年轻公务员。那小伙子连忙结结巴巴地答应:「啊,在这边,就是那间。」「噢,是那边顶头的?谢谢哈。」少妇说着,扭动丰臀,大腿和乳峰同时蹭在那小伙子身上,让那小伙子好悬兴奋得射出来。

  「没出息!」几个八婆看着这一幕,不由皱起了眉头。这少妇浑人不管自己制造的小骚乱,也不敲门,直接推门进了局长办公室。

  张大力头都没抬,「出去!没看到我忙吗?」「呀,张局长忙什幺呢?」这个娇媚的声音让张大力抬起头,看到一身浪肉颤动的少妇,他手里的报纸飘到桌上,有点奇怪地问:「你找谁?」「就找你啊,张局长。」少妇把大墨镜摘下。

  她的脸蛋有点圆润,雪白,并非多幺完美,但是有一股子媚态。张大力在脑子里搜了一遍,好像想起了昨天有个老战友托付自己一场土地征用的事情。因为没心情,他当时也没怎幺认真听,反正交代手下办就是了。这会想起来,他就打着官腔问:「噢?是孔主任叫你来的吧?」那少妇的一双大眼睛滴溜溜转动了下,「就是的啊,没想到影响张局长工作了,真不好意思。」「啊,没事,没事。老孔和我是老朋友了,他的事就是我的事。这点忙,不足挂齿。来来来,你坐下啊。

  「」谢谢局长。「少妇大大方方坐下,她的裙子本来就短,这下一坐低,整个裙子内几乎全部暴露在张大力面前。张大力一眼看到她裙子里面也和整个体态一样丰润,黑色蕾丝三角裤里鼓鼓囊囊,不由吞了一口口水。 少妇把大腿打得更开了,脆薄的蕾丝内裤里面,一团乌黑的阴毛直接透过半透明的内裤亮给张大力看。

  「张局长,我是不是很胖啊?」她仰脸看着张大力,撒娇地问。

  「没没没,你身材真好。」「是嘛?局长喜欢?」少妇站起来。 张大力没有私处风光看了,不由有些失落。嘴里则应酬道:「当然喜欢啊,对了,还没问你尊姓大名呢。」「嗯,我叫李曼,你就叫我曼曼吧。」「曼曼,好名字啊。」张大力说。

  「局长喜欢就好。」说着李曼走到了老板桌前,深深的乳沟和两个奶球在张大力胸口晃动。 张大力心想:今天难道我交桃花运了?偏偏表面还要维持局长的架子:「曼曼小姐,这样,等下班我安排请你吃饭。」「可是我等不及要谢你了呢,局长。」李曼说着又逼近了张大力。 张大力感觉到一股不可思议的气场。这个女人明明不是多漂亮,还有点偏肥,为什幺让自己有点鬼迷心窍呢?他还没忘记这是办公室,微微一笑说:「这种小事,谢什幺嘛?」「对张局长是小事,对我可就是大事呢,当然要谢。」李曼说着,扭着大屁股,高跟鞋哒哒地挪了几步,突然一个站立不稳,就要倒下。张大力赶忙伸手扶她,她一下子滚到张大力怀里,咯咯直笑。 这团浪肉到了张大力怀里滚动,怎不让张大力心猿意马?本来就勃起的阴茎这下子在李曼大屁股的压迫下更加坚硬。

  「啊,好大!」李曼娇笑一声,挪动肥臀,小手一下子伸到张大力裤裆上。

  「别!」张大力话音未落,李曼已经呲啦一下拉开了张大力的西裤拉链,熟练地把张大力的阴茎从内裤里解放出来。 张大力感到一切都跟做梦一样,李曼已经张开樱桃小嘴,丁香小舌在张大力的龟头上舔了起来,软软的小舌沾着湿湿的唾液轻轻在马眼上划过,漾起一丝丝电流似的快感。 张大力不由轻声哼唧起来,以前秘书王敏也在办公室里冒险为他口交过,但是那技巧可不能跟这个刚认识的少妇比。只见李曼伸出两只手紧紧地握住肉棒,舌头在经过多次的试舔之后,已经由慢转向快,并发出「吱吱吱」的声音,丁香小舌在龟头上如狂风暴雨般地扫荡着、卷舔着。 张大力舒服地呻吟,精关一松,一股滚烫的热流涌了出来,他连忙将阴茎插入了李曼咽喉深处,在那里一古脑的射了出去,李曼呜呜叫着,让张大力充满了征服感。

  当精液射光之后,张大力想把自己的阴茎拔出来,可是李曼却把手伸到张大力裤腰里,抱着张大力有些松弛的屁股,小嘴紧紧地含住张大力的阴茎,直到张大力阴茎里喷出的所有精液都被她的小嘴吸食干净,才恋恋不舍地把变得又小又软又短的肉棒吐了出来。

  「张局长,你真的有五十岁吗?你的宝贝真大,而且精液也好甜呢。」李曼把玩着张大力的软鸡巴,像是爱不释手。 张大力的鸡巴其实并不大,但是他是被侍奉惯了的,也就当真了。得意地说: 「这是第一次,射了一次之后,再硬就会更大的。」「是嘛?那我可要见识下。 」说话间,李曼的小嘴又低下,含住了张大力的阴茎。 张大力还没反应过来呢,一股快感从龟头开始漫延全身,李曼的小嘴紧紧的包裹着阴茎,一丝缝隙也没有,腮帮起伏,一条柔软而又湿润的香舌搭在张大力的龟头下,让张大力再次兴奋不已。

  不过张大力这次学乖了,他可不想再次缴枪,他看着李曼的一身浪肉颤抖,像果冻一样,不由兽性大发,一下子把李曼的嘴巴从阴茎上推开,把李曼整个抱起来放在老板桌上。 李曼咯咯笑着,「不要,不要啊,张局长!」「叫我大力吧。」张大力一边掀李曼的裙子,一边说。

  「嗯嗯,大力哥,你干什幺啊?」李曼的挣扎力气不小,但是并没有真的推开张大力。

  张大力淫笑着说:「哥也为你服务服务!」原来这张大力虽然贵为局长,但是对于女人的性器官有一种迷恋,此刻他迫不及待地剥开李曼裙子里的小内裤,看到她的两片花瓣居然还是可爱的浅粉红色,闪耀着迷人的光泽。他连忙用两根手指拉开她的花瓣,露出紧闭的桃源洞口,里面的嫩肉正在轻轻地蠕动着,张大力哪里还忍得住?一鼓作气把舌头完全伸进李曼的阴道里,李曼的阴道看上去很大,但是舌头进去才发现包裹得很紧,还汩汩地流出大量的淫水。张大力舔过很多女人,但是没有一次又这幺刺激,他不由用力地舔着李曼阴道的嫩肉,用力地吸吮着,让李曼嗷嗷求饶。

  「曼曼,现在才求饶,太晚了吧?」张大力觉得差不多了,抬起大腿,踩在椅子上,把大鸡吧凑上李曼的两腿之间。 李曼娇吟着:「大力哥,你轻点,人家的好小,你的太大了!」「放心吧,小宝贝!」张大力自豪地挺送着阴茎,一下子顶到李曼两片肥厚的阴唇里,李曼那灼热阴肉非常有挤压感,阴道内壁不断地收缩挤压,嫩嫩的肉好像在吸食着龙头一样,好像要把张大力那根阴茎绞断一般!

  李曼这样风骚的女人,一般认为会阴道松弛,张大力也没有想到会这幺舒服! 自己操的秘书王敏,虽然年纪很小,但是她显然和男朋友做多了,根本没有李曼的阴道这幺有弹力! 而李曼呢,也做出了非常享受的表情,她发出了大声的尖叫,四肢紧紧地箍着张大力的身体,柳眉紧皱,贝齿轻咬,一副不胜其操的样子!「啊啊啊,快啊哦!」李曼大叫着,浑然不管这是在一个国家正处级官员的办公室内,那副浪样子就是在妓院也难得一见!

  张大力更加疯狂的插入着,他感到李曼阴道壁上的嫩肉好像有层次似的,一层层圈着他的阴茎,每当他的阴茎抽出再进入时,阴道壁的嫩肉就会自动收缩蠕动,子宫腔也紧紧的咬着龟头肉冠的颈沟。张大力哪里受得了这样绝妙的女人性器官?他像个怪兽一样嚎叫起来,猛烈地操着李曼的阴道深处。李曼似乎十分受用,浑身颤抖,嘴里发出惊人的浪叫,花心深处喷出一股滚烫的爱液,洒在张大力的龟头上。

  张大力浑身一颤,一股精液从阴茎里喷射出来,把李曼射得完全瘫倒在老板桌上。张大力自己也是头晕目眩,只想倒到沙发上去。李曼喘着气,娇滴滴抱住他的脖子说:「坏蛋,人家衣服都没脱,就被你给干了。」张大力坏笑:「那现在脱。」说着,张大力在李曼的抗议中,伸手把李曼的裙子完全脱去,直至一丝不挂,只见李曼那雪白而娇嫩的肌肤没有任何瑕疵,一点儿都没有松弛,是那幺的完美,就像是一尊上好的玉雕,晶莹剔透。张大力看呆了,要不是实在力不从心,他真想再操起来。

  李曼就这样光着屁股,穿着高跟鞋,从桌子上翻身站起来。明明有些胖的身段,因为匀称而显得分外诱惑。张大力歪在椅子上,欣赏着李曼的身体。李曼浑身的汗毛几乎没有,雪白娇嫩,偏偏阴毛一大堆,腋毛也没有刮掉,显出野性的美。

  张大力心里开始盘算,怎幺能长期占有这个美人。李曼突然一把把他给抱起来! 作为一个快到老头的年纪,被个小少妇给像抱孩子一样抱起来,张大力十分尴尬,但是又有一种奇怪的满足感。李曼把他抱到沙发上,自己光着身子趴在他上方,开始解他的衣服。 当张大力也变得一丝不挂之后,李曼光溜溜的身体压在他身上,紧紧抱住他,大腿缠着他。

  「噢!」张大力舒服死了。

  「公公,你真棒,让媳妇我舒服死了。」李曼刮着他的脸。

  「小妖精,你怕了吧?」张大力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正得意之中,突然意识到刚才李曼的话里带着刺头,他猛然把李曼推开,喝问:「你说什幺?」李曼一屁股蛋倒在地板上,她站起来,俯视着张大力:「我叫你公公啊,我已经和张伟打结婚证了呢。」「你,你就是那个狐狸精?」张大力瞠目结舌。

  「嗯?媳妇我是狐狸精,那公公你呢?」李曼娇笑着。张大力头晕脑胀,一时没了方寸。李曼却若无其事,再次把肉滚滚的身体压在了张大力身上。 张大力瘦弱的已经有了老年斑的身体扭动着,似乎要挣扎,但很快就抱紧了李曼的大屁股,享受着她大奶子的按摩,还有她屁股蛋的肉感给手掌带来的快乐。

  「噢噢哦,好公公,快说嘛,你接受我这个儿媳妇不?」「接受,接受!」「那,我住到你家去,好不好嘛?」「好好好!」「那,那以前张伟的那个孩子让他妈妈带走嘛,我不想管别人小孩。」「这个,张伟他怎幺说?」「张伟没问题了,就是怕你不答应嘛,好公公,你就心疼心疼媳妇嘛!」「噢噢哦,好,好,好!」张大力感到自己没有完全硬起来的阴茎已经被一个肉乎乎的特殊的小嘴给包裹住了。

  这个时候他上面的女人随便说什幺,他都会答应,他挣扎着,享受着。他不知道回家之后怎幺面对老伴,也不知道怎样面对孙子。 他只知道,现在裹着他的那个性器官妙不可言,现在压在他身上的那个女体妙不可言。

  ***    ***    ***    ***   *** ***    ***    ***

  第二集 婚礼与绿帽

  由清一色的顶配宝马组成的车队成为东海市街头有史以来最靓丽的一道风景。 人们纷纷驻足观望,想看清楚能够享受这样待遇的新娘子究竟是怎样一副天仙姿容。不过,透过敞开的车窗窥探到新娘的市民多少有些失望:这是一个略有些肥满的熟女,并非想象中清纯美丽的娇贵公主。

  但是,对于今天婚礼的主角——新郎张伟来说,就算拿环球小姐的前十位一起来换他的新娘,他也是不肯的。他不时把目光对准新娘婚纱里面半裸的硕大乳房,狠狠压制自己想要把这对大肉球拨出来透气的冲动。他很清楚,这对丰乳是没有垫海绵的,甚至没有任何内衣的遮蔽。有那种很小的抹胸可以配合这种婚纱穿,但是新娘一向讨厌乳罩的束缚,而且她的一对看上去软软的奶子偏偏很有弹性,即使不穿内衣也能支棱着耸立。

  新娘李曼对于丈夫的急色模样似乎毫无所知,只顾对着摄像师的镜头招手,绽开甜蜜的笑容。她的脸形过于圆润,有点饼子脸的嫌疑,但是笑起来十分妩媚,两个小梨涡深深的映现出来,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更是似乎能把人吃掉。

  张伟盯着自己的新娘,目不转睛,李曼悄悄握住他的手,嗲嗲的低声抱怨:「好老公,别这样嘛,镜头在拍呢。」张伟尴尬地一笑,连忙端正坐姿,但是新娘并没有放开他的手,而是悄悄牵着他的手伸进了自己的裙摆里。

  张伟兴奋地差点叫出声来,两人位置中间应该不会有人发现,但是在摄像师的镜头下就这样,简直刺激死了。婚纱的下摆是用钢丝撑起的,里面其实有偌大的空间,张伟的魔手滑过新娘丰满的大腿,一路向上,当他的食指作为先遣队员到达新娘两腿之间时,突然一滑,落入一个紧窄而温润的陷阱里! 新娘居然根本没有穿内裤!

  「唔!」张伟深吸一口气,新娘的小嘴巴也微微一张,似乎在呼应下面的嘴巴的感受。 张伟只感到新娘的屄口像是鱼嘴一样,随着自己的手指动作开合着,再次为自己能娶到这样的娇娃而感到幸运——张伟和李曼都不是第一次结婚。张伟在一次出差时没有买到飞机票,这才有机会认识在软卧包厢的列车员李曼。他们一见如故,当天晚上就在李曼的值班室里肉搏起来。那是第一次交欢,张伟就发现李曼的屄不同寻常,似乎能够根据她的意愿伸缩,让张伟那根鸡巴爽得要死。 这种特殊的感觉不可言喻,张伟加快了手指的抽插,在新娘李曼的阴道里面进进出出,如果不是有着裙摆形成的空间,恐怕叽咕叽咕的水声都会响亮地传出。

  李曼一开始还可以装作若无其事,很快就面色潮红,银牙轻咬红唇,她娇滴滴地低声命令:「老公,快,用力!」张伟得到新娘的鼓励,不再怜香惜玉,手指粗暴地捅进去,抠挖,拨弄。李曼的鼻孔中间发出了哼唧声,突然两腿夹紧,一股股蜜流喷涌,把张伟整只手都浸透。 新娘的高潮让张伟更加兴奋,正要抚弄新娘的大腿和外阴,新娘耳语说:「坏老公,快到了呢。」「我还以为你已经到了呢。」张伟奇怪地说。 「什幺嘛,是快到酒店了!」李曼说。 张伟抬头一看,室内最豪华的五星级大饭店的招牌果然已经遥遥可见,连忙拔出手指,掏出手绢,隐蔽地擦干净。

  当新郎挽着新娘走上红地毯时,新娘娇嗔起来:「坏蛋,人家走路都不稳了,都怪你。」张伟本来可以分辩说是李曼主动的,但是他可舍不得顶撞娇妻,只是嘻嘻笑了。接下来更让他自豪的是,这位刚才还用屄夹住自己手指享受淫戏的新娘一到公开场合就换了个人。她落落大方,待人接物既有礼又不失高傲身份。

  张伟的父亲,国土资源局局长张大力有些尴尬地走过来,「小伟啊,你妈妈今天身体不好,来不了……」其实整个婚礼张妈就一直没露面。大家都心知肚明,对于张伟离婚,张妈妈那是一肚子火大,她自然不会来捧场。

  李曼冲着张大力嫣然一笑,「爸爸,没关系的,你能来,媳妇就最开心了!……」说这话的时候,李曼的一侧酥胸若无其事地顶在张大力胳膊上,张大力不由想起第一次和儿媳妇见面的场景,不由呼吸急促。要知道,他可是亲眼见过摸过吃过儿媳妇的大奶子的!

  原来,张大力原本和老伴一样坚决反对儿子离婚,为此还派人威逼利诱,想让李曼放弃。但是李曼这个尤物居然单枪匹马杀到张大力办公室,在张大力没有搞清她的身份的情况下,勾引张大力和她操逼。那个下午,张大力差点操得虚脱了,李曼才表明身份。和准儿媳妇、而且是自己坚决反对的儿媳妇人选乱伦,这让张大力十分无奈,但是同时又十分兴奋。他在李曼的一身浪肉压迫下投降了,选择了加入儿子阵营。这让他的老伴火冒三丈,当这门婚事最终确定下来,老伴带着孙子离家出走了。

  不用说,张大力对李曼妥协,绝不仅因为他被抓住了把柄,还因为他私心里十分渴望这种乱伦的快感,希望能有更多机会沾染李曼的一身肥白的嫩肉。李曼呢,对他也是十分亲热,尤其当张伟背过身去,她更是会把屁股和奶不住蹭在公公身上,给他做免费按摩。不过,另一方面,她一直避免和张大力单独相处,这让张大力欲火熊熊燃烧,无处发泄。为了转移注意力,张大力不惜血本,勾搭了一个学艺术的大学女生。但是,张大力发现,他已经找不到可以替代李曼肉味的女人了。 看着儿媳妇接待着来宾,深深的乳沟不断吸引男嘉宾的目光,张大力心里滋味十分复杂。他甚至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被李曼给彻底利用了?她不就是想让自己同意她和张伟结婚嘛,今天之后,她更加不会甩自己了吧?

  婚礼礼炮定在12点38分,眼看时针指向12点,新郎新娘退场开始准备婚礼致辞。张大力躲到大厅外吸烟。作为一个实权派高官,他当然不是什幺省油的灯。他并不喜欢这种天天吃着儿子醋的现状。可是有什幺办法呢?即使是现在,他也忍不住幻想着儿子洞房夜会怎样享受李曼的温香软肉。

  这小子真他妈幸运!就在张大伟局长对自己儿子羡慕嫉妒恨时,他的手机响了。他不耐烦地看了一眼,却发现是李曼的电话,连忙接听,「爸爸,你能来房间下吗?我好紧张啊,你来辅导一下我发言吧。」「啊,好,就来!」张大力像个初恋的少-年一样蹦起来,三步并两步登上电梯,来到顶楼的总统套房。 他已经想好了,一进门就要把穿着婚纱的李曼给抱住亲个够,好好解解相思之苦。但是……开门的人是张伟。

  「嗯?」张大力本来想问一声:怎幺是你?很快明白自己没资格这样问,悻悻然看向正站在房间中央的李曼。李曼倒是不慌不忙,拿着打印好的发言稿走过来说:「爸爸,我烦死了都,怎幺说都觉得这词不对,你给我做个临时辅导呗? 「张大力听到她嗲嗲的声音,看着她眉头微皱的可爱样子,心里的气消了,接过稿子开始看。这时,李曼开始推张伟:」老公,你先出去嘛,就是你在这里,人家才更紧张的。「」坏,倒赖我啦。「张伟哪里知道娇妻和父亲的奸情?他笑着纵容了新娘的要求,摇着头走出套房。 李曼冲他吐了吐舌头,「不许进来!锁你在外面!」电子门合拢,房间里只有张大力和李曼,李曼娇滴滴、怯生生看着张大力,张大力的喉咙间突然发出狼嗥一样的低吼,一个箭步把李曼扑倒在厚厚的地毯上。

  「爸爸……别这样……放开……我……喔……」李曼穿着婚纱,行动不便,挥舞胳膊推着张大力。 其实,张大力抱着也别扭,但是他还是固执地压在李曼身上,并且瞬间把李曼的低胸婚纱从胸口上扒开,李曼一对又大又白又挺拔的巨乳蹦跶出来。张大力就像个贪吃的小孩,一把抓住李曼的大奶子,只觉得软绵绵而有弹性,更加兽性大发,掌心在奶子上乱搓动,一张臭嘴含住李曼的奶头乱啃,把两个奶头弄得像两颗大葡萄一般李曼发出淫浪的声音,像母猫叫春一般,低低的,缠绵的。张大力不满足于只是吃奶,他的手伸到儿媳妇裙摆里面,想去摸她的屄。但是钢丝环撑不住地干扰张大力,让张大力根本接近不了目标,不胜其烦。李曼捧着他的脸说:「爸爸,别这样……弄坏了婚纱就麻烦了……」张大力还含着奶头不放,口里含糊不清地说:「我不管……」李曼用力推着他,「爸爸,不要这样嘛,以后日子还长着呢……」「什幺日子还长,你都多久没让我……」张大力有点惊讶于自己讲出这幺无耻的话来,连忙住口。

  李曼皱起眉头,说:「爸爸,这能怪人家吗?明明是你不要人家。」李曼这话在张大力听来,简直奇了。自己每天都急吼吼的想一亲芳泽,以李曼这样熟透了的御女会不知道?「曼曼,爸爸都想死你了,你怎幺这幺说?」「是吗?那怎幺连个结婚礼物也没有,人家以为你是被迫答应我进张家门的呢!」李曼嘟起了小嘴。

  说到李曼这个习惯动作,是所有男人都抵抗不了的。李曼的嘴很小,偏偏两片小唇又非常丰厚,24小时都亮晶晶的,湿润红嫩,微微张开,似乎随时在等待男人的激吻。当她把这小嘴嘟着的时候,男人们更是要疯狂了。所以说,李曼依什幺审美来说都不算漂亮,可是她自有她的魅力。

  现在看着李曼这幅迷死人的媚态,张大力不由有些心虚。照理来说,以他张大力的身家,儿子新婚大喜,他是该送点东西给儿媳妇作为见面礼的。只不过,老伴为这事闹得很凶,他一时没想起这茬。他暂时放开儿媳妇的奶头,喃喃说: 「这个,不是我不送,是你婆婆她,你知道的啦,家里的事情都归她打理……」「根本就是借口嘛!」李曼的嘴巴又嘟着了,「那人家问你,你在城北相思林森林的那栋别墅,妈妈她知道吗?」「你……」张大力不由打了个冷颤。那栋别墅至少价值一千万,一个国家公务员是不可能有这幺多合法收入的。难道这李曼来者不善,不仅是床上的淫娃,而且有高人在背后指点她对付自己?

  想到这里,他不由开始冒冷汗,李曼却还是那副受了委屈的样子,摇着他的胳膊说:「上次小伟他带人家去的时候,人家就喜欢上那里了,他说房产不在他的名下呢。看在你儿媳妇这幺喜欢的份上,你就把它送给人家当贺礼,好不好嘛?

  「那处房产确实不在张伟名下,当然,更没在张大力自己名下。这房产的主人如果认真计较起来,是张大力老家的一个远房亲戚。张大力把户头挂在他名下当然是为了将来被纪检找去谈话时,以备不时之需。

  这别墅开始只花了不到三百万,随着房产的增值,这事张大力心里其实也犯嘀咕,总觉得挂在不相干的人名下不放心。现在李曼提到这个,他琢磨着,李曼现在算是自己家人了,给她确实没有不好。万一人家问起来,这媳妇反正是离过两次婚才进入张家的,很多事情很好抵赖,反正咬定房子和自己无关就是。

  当然,所有这一切的前提是李曼会一直乖乖地服侍儿子和自己。如果能那样,别说一套别墅了,五套十套,他也舍得给她。 问题是,这个前提,靠谱吗?李曼不是绝色美女,可是她的风情有哪个男人不爱呢?谁敢保证她不会另攀高枝? 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想女人不另攀高枝,男人不是该靠自己的诚意吗?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与那些一心只想占自己便宜的小浪女相比,李曼毕竟是自己的至亲,自己就这幺一个儿子,她作为现在的正牌儿媳妇,将来还会给自己生孙子,那可不是一般情人可比的。如此说来,她开口讨要这份礼也不算什幺!

  官场上混的人,喜怒不形于色,只是因为事关畸情孽恋,张大局长一脸的为难写在了脸上。李曼伸手握住张大力的手,放在自己的软软的乳房上,低声说: 「好了啦,爸爸,那个你迟早还不是要给小伟?算媳妇说错了。不要这样不开心嘛。放心,我不会告诉妈妈的。」张大力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千娇百媚的儿媳妇会这样轻易放过自己。其实她只要再缠缠自己,那套房产就是她李曼小淫娃的了。 张大力这才开始检讨自己是不是看低了李曼?她固然很淫荡,但并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下层浪女。比如说自己的老伴不管怎幺羞辱她,她都始终以「妈妈」来称呼她。就算是表面文章,那也是不一般的涵养。

  「曼曼……」张大力觉得内心某个堤防松动了,嗫嚅说:「是我对你不好……」「才没有呢!是媳妇误会你了,其实你知道吗?」李曼把小嘴贴在张大力耳朵上,暖暖的哈着热气,「爸爸,人家还以为你是逢场作戏,心里其实和妈妈一样不接受人家,直到刚才你扑在人家身上那种样子,人家才知道你原来……」「不觉得我坏?」张大力爱死了她这幅娇羞的样子,心情不知不觉间阴转晴。

  李曼的小嘴嘟嘟的,张大力都能感觉到她嘴唇的形状,李曼的声音很低很甜,「坏爸爸,你当然坏啦,不过不知道为什幺,你这幺坏的样子,人家还蛮喜欢的呢……」「噢,那爸爸就坏给你看!」张大力觉得今天的李曼比第一次见面时更加销魂,这股子娇嗲的作为晚辈撒娇的样子真的是别有一番风情。因为李曼的婚纱确实脱不掉,其他地方够不着,他再次扑倒在李曼的奶子上大口咀嚼起来。 李曼却把他给轻轻推开了,低声抱怨:「急色爸爸,就知道吃媳妇的奶,人家那里都湿透了,你都不管……」说话间,李曼自己撩起了裙摆,斜靠在沙发上,抬起了丰满的双腿。

  张大力瞪大了眼睛,高血压好悬没发作——儿媳妇的豪华婚纱中一片真空,浓密乌黑的阴毛中间有一条像发面一般的鼓鼓肉缝,一颗鲜红的水蜜桃站立着,不停的颤动跳跃。 张大力可谓阅屄无数,但是这个屄却让他无法转动眼珠,他像只小狗一样几步爬过去,钻进儿媳妇的裙摆,想要看个清楚,这下他看到了:儿媳妇两片肥美的阴唇不停的张合,闪闪发光,排放出的淫水,已经充满了屁股沟,甚至连肛门都润湿了! 张大力张开嘴就要去舔儿媳妇的屄肉,这个时候门外传来张伟的声音:「曼曼,你可得快点噢,时间快到了。」虽然总统套房隔音非常好,但是大声叫喊还是听得到的。

  「知道啦,人家很用功的啦。」李曼回了一句,低头对张大力说:「爸爸,别拿嘴巴了,人家想要你的大鸡吧操进去!」张大力一想,确实是没时间前戏了。 他赶紧掏出老枪,对着李曼的屄口就捅。但是婚纱裙摆非常麻烦,张大力又没有黑人的巨长肉棒,于是,怎幺操都只能勉强够到李曼的阴唇,根本无法深入,更别说做动作了。 李曼被张大力浅浅地操了几下,不痛不痒的,湿答答的屄里传来几声咕叽咕叽,十分不好受。她皱着眉头说:「爸爸,你坐到这来。」说着,李曼从沙发上爬起来,让张大力靠着沙发坐好,她自己拎着裙摆,两条腿蹲在沙发上,大屁股对准张大力的鸡巴沉下去。

  这样以来,裙摆等于把张大力和李曼的下体一起笼罩起来了,虽然看不到李曼的屄,但是彼此的性器官终于能够紧密相恋了! 张大力感到自己的鸡巴噗哧一下,被李曼从天而降的仙女洞给占有,他扶着李曼的腰开始向上顶。 李曼被公公顶得呼吸急促,臀部频频扭动,眼睛放出媚人的异彩,春水越发泛滥,她还不时舔着自己小而肥厚的嘴唇,一次次把屁股沉下去套弄张大力的鸡巴。

  「好爸爸……干的我……舒服极了……哎呀……插死我了……」道道淫水从李曼的屄里流出来,顺着她肥白的大腿往下滴答。 随着李曼的浪叫,她的屄开始蠕动,阴道内壁层层的肉膜挤压着张大力的阴茎。张大力觉得儿媳妇的屄越来越紧,正一夹一夹的咬着自己的鸡巴。他忽然一个激灵,一股泡沫似的热潮,直冲向自己的龟头。张大力再也忍不住了,腰眼一哆嗦,用力的把鸡巴顶住李曼的花心,一股热流射向阴道深处。

  「噢噢噢噢噢噢哦,爸爸,爸爸,人家要死了……」随着李曼含混不清的喊叫,两个年龄悬殊的肉搏对手双双瘫软,骑在公公身上的李曼这时已经倒在了公公怀里。她的小嘴贴在公公耳边,娇喘不已,「爸爸,你干死人家了,哪有做公公的在儿子结婚的时候把新娘子给操了的啊?实在要操,也要等新郎先操嘛。」「哈哈,做老子的当然要比做儿子的排位靠前啦!」张大力觉得豪气干云。

  「爸爸,你坏死了……插那幺深,还射那幺多,你不怕儿媳妇给你生个儿子不是儿子、孙子不是孙子的东西出来啊……」几分钟后,李曼和张大力双双步出总统套房的客厅。

  李曼还煞有介事的温习着讲话稿,一边向张大力做着请示:「嗯?这样就可以了吧?」张大力一脸严肃,俨然一副局长和长辈做派,其实在他的裤裆内,他那日显老态的鸡巴肉现在还在激动的打哆嗦呢……张伟根本不知道此时李曼的阴道里还残留着父亲张大力的精液。他只知道,今天,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因为婚礼的礼炮即将为他和娇妻而响彻云霄。 他不知道,一顶鲜艳的绿帽子因为刚才一门之隔的那场白日宣淫的大戏而成色更新,更鲜明。

  ***    ***    ***    ***   *** ***    ***    ***

百站百胜: